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海一样的博客

文章皆为原创,保留版权,欢迎转发,请注明博客网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人生感悟系列(四)男人四十随想 <一> 童年往事  

2010-11-30 15:11:04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这个月就过四十岁了,日子过得真快。四十而不惑,此言不虚。先贤们总是能把事情看得这么明白,总结得这么精辟。如今现代人能看问题这么透彻的是越来越少了,可能是由于信息过于发达,物欲横流,反而把脑子搞乱了。傻子都知道抢答了,还有几个人会去冷静地面对人生呢。先贤们要是生活在当代,还会是圣贤吗?我感觉至少孔子不会成为贤人。你想他有三千弟子,放在现在至少应该是挂个院长头衔吧。每个弟子给他送点礼,他肯定就发了,再加上几个自愿献身、爱慕出名的女弟子,早就被腐蚀成一个普通人了。

忙碌了这么多年,给自己一个时间,快速地回忆一下这40年,也挺有意思的,就像放一部怀旧电影,画面在我脑子里一一闪过。

 

我出生在武汉,那是1971年。

我父亲是一名大学老师,老家在陕西蓝田的一个非常穷的村子。他是这个穷山沟走出的唯一的一名大学生,小时候吃了很多苦。他能走出来,不是因为比别人聪明多少,而是因为能吃苦和坚持。家里本来穷,又吃不了苦,不念书,继续种地,这只能更穷更苦。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我爸跳出了这个循环。很多人老是说,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”。不错,但你首先要去“谋”,去做去干,你躺着睡大觉,老天爷也枉然。父亲的生活背景,决定了我的生活习惯-勤俭。勤俭不是舍不得花钱,完全不是这样。是因为觉得自己的钱挣得不容易,一定要花到该花的地方,绝不能去打水漂。去年和一女同事出差去首尔,女同事拉着我去逛免税店,她买了一个LV的手袋,花一万多还美滋滋地,说这里比国内能便宜600元。我想你花一万元买2头牛都够了,怎么也得买个真皮的吧,LV全是人造革的,买它干嘛,这不是抢钱嘛。回来后,上下班挤地铁公共汽车时,经常看到有女孩挎LV,有人会相信那是真货吗?后来这个女同事干脆平时也不带这个LV包了,省的被人怀疑。顺便说一下,那次我给老婆买了一个真皮的包,韩国本土品牌。

我母亲是一名工人,大大咧咧,但干事利落,绝不拖泥带水。这决定了我的做事风格-不斤斤计较,做事雷厉风行。有一点小遗憾是,母亲连我出生的准确时辰都忘记了,以至于现在算命时,生辰八字不全,只有出生日期没有时刻,所以算不全。哎,算全了又能怎样呢,就能过好吗?我妈脾气不好,喜欢骂人。别人说“湖北佬,九头鸟”,确实是这么回事。湖北佬里面的极品就是武汉女人,那不是一个泼字了得。在武汉生活20年,我记得经常能在公共汽车上碰见两个女人开骂战,那骂得叫个难听啊。双方骂人的主旨无非都是要把对方拨得体无完肤,利用夸张和讽刺手法肆意地攻击对方的性事,而且不可避免的涉及到对方无辜的家人、长辈。加上武汉话特有的抑扬顿挫的语调,一场骂战就俨然是一场相声闹剧,男人们就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观战,谁也不去劝,除非双方站事升级到武斗。武汉的很多骂人话是很有创意的。我这里举一个比较“雅”的吧,比如,骂动作慢的女人,就说“你生小孩肯定要难产的”。这种联想从逻辑上说是基本成立的,你仔细揣摩一下。我妈虽然喜欢骂人,但心是善良的。所谓“婆婆嘴,豆腐心”,骂得虽狠,但不会真去伤害你,就图一个嘴上痛快罢了。

我妈的大部分亲戚都在武汉。我嫁嫁(就是外婆)住在三舅家,离我们家大约12公里的东湖新村。我妈周末经常带着我去回娘家玩。有一次趁爸妈没注意,我6岁时曾经一个人独自走到舅舅家去找嫁嫁,着实地把他们吓了一跳。除了三舅,我小舅、大姨也在武汉。既然住得近,大家经常会相互走动。武汉人走亲戚有许多讲究,我不知道其它地方是否也类似。首先串门不能空手,一定或多或少的要带点礼物,你千万不要被他们挂在嘴上的“这么客气干什么……..”之类的言语所误导。要准备在别人家吃饭就多带点,不吃饭就可少带点;逢年过节要多带点,平时可以少带点。亲戚间也不能含糊。如果你带的礼物少了,甚至没带,就会碰到主人的冷言冷语,遇见更厉害的主,你就会听到女主人在厨房里摔门敲碗的“冷暴力”的声音,让你倍感尴尬。从这就是让我体会到世态炎凉的第一课。工作后,在北京成家,我和老婆都是外地人,在北京一个亲戚也没有。虽然少了亲戚的照应,倒也落得个清静,不用再去考虑那些繁琐的礼节了。

我小时候是外婆带大的,因为是家里长外孙,自然备受宠爱。那时是70年代初,正是文化大革命后期,国家经济陷入停顿,很多人吃饭都吃不饱。我妈是大学食堂的一名炊事员,经常能弄点蹄髈(就是猪后腿),嫁嫁就给我炖着吃,我也是来者不拒。就在这么经济困难的情况下,硬是让我把肉给吃殇了,以至于从1岁多开始我就再也不吃肉了(除鱼肉外),而且不吃得非常彻底,一直到现在。经常有同事朋友一起吃饭时,见我不吃肉,就问我为什么。我开始还介绍一下这个故事,可是老有人问真把我问烦了,后来我一律回答“生下来就不吃,也不知道原因”。这样回答的结果是,他们虽不继续问了,但觉得我身上存在某种神秘的东西,这个东西和上辈子的轮回有关。哎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我落得个清静。不吃肉,是包括猪、牛、羊等的肉都不吃,凡四条腿的哺乳动物全从我食谱中排除掉了,这一下失去不少口福,但我一点也没觉得惋惜过。我们家炒肉菜时,必须要洗锅才能做我的菜,要是闻到有一滴荤油味,我都不吃。为这个事情,我爸给我找过偏方,打过我,用尽了威逼利诱的方法,但最终还是妥协了。但我喜欢吃鱼,是超级喜欢。我一个人能把一桌鱼扫光,而且怎么吃都吃不殇。我想这是从小就不吃肉但身体仍然非常强壮的主要原因。上帝总是在关闭你一道门时,又给你打开另一道门,关键你要找到它。从现在的养生理论来看,提倡多吃白肉少吃红肉, 这和我多年的饮食习惯正是不谋而合。就用我的人生来来证明这套养生理论的正确性,走着瞧吧。

我有一个弟弟,比我小5岁。作为大哥,我确实很不合格。我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,不懂得去照顾弟弟,还经常去和他争抢东西。小时候,我们经常打架,他当然打不过我了。他挨打后,我爸就打我,我就更恨弟弟,这又是一个恶性循环。因为他小,父母更偏向他一点,有吃的先给他吃。这难不倒我。我会去抓几个蝗虫或者捡一个奇怪的物件去换他的吃的。总之,我们兄弟间的关系非常冷漠,一直到长大都这样。工作后,我到了北京,平时我们很少联系。我父母经常来北京玩,弟弟从没来过一次。我老婆家里也有兄弟姐妹,我发现她们之间的关系都非常融洽亲切,真让人羡慕。现在我也是为人父母了,有一儿一女。平时我一直注意去培养他们俩的感情,千万不能重蹈我当年的覆辙了。

 

1981年我10岁,上小学四年级。小学就在学院的附小,离家走路约半小时。我们那时虽然小,但没有家长接送上下学的,都是自己走路。那时的社会多安全呐,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,科技发达了,可是安全度却下降了。今年还连续发生几几起以伤害幼儿来报复社会的案件,真是骇人听闻。小学同学都是学院家属的子女,所以这个学校的生源和师资是比较单纯的,不像社会上的学校人员那么混杂。我们基本一个班的同学都是从小就认识,从上幼儿园就是同学,然后一级级升上来就一直是同学。基本有一半人,最后一直到走到初中同学,高中同学。有一位学友,他是从武测(武汉测绘科技学院,后来并入武汉大学)附属幼儿园,上到附属小学,附属中学,再上武测大学、直到研究生、博士,整个就在武测里面读书,没离开过这个院子。我们都叫他地道的“土博士”。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,我们这些小孩都非常单纯。

【原创】人生感悟系列(四)男人四十随想 一 童年往事 - 和海一样 - 和海一样的博客童年生活条件是清苦的,但无忧无虑。我是那种很调皮但又胆子小,坏也坏不到那里去的那种孩子。我记得有一个好朋友,就住我家旁边不远。他家养了一只老猫。我们放学就去林子里抓蚂蚱、刀螂、蝗虫喂它吃。现在生态环境大不一样了,孩子们很少能有机会看到这些昆虫了,可惜啊。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一般,也就混个中等。那时我对学习没有任何概念,作业做完就行了。班上前几名总是几个女生。到现在才明白,是女生发育早懂事早,所以小学成绩普遍比男生好。到了初中高中,这帮女生就眼见着学习慢慢掉下来。我记得老师总说我字写得潦草,“向鸡爪趴的”,这是一个语文老师对我的作业的评价。经过一次次挨批,也知道了写字工整的重要性,我曾经下功夫去练“庞中华钢笔字帖”,但作用不大。看来这方面,我是缺少天赋。好在现在主要用电脑很少写字了,一般不会露怯。

那时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科学家,什么方面的科学自己也不清楚,反正就是能穿上白大褂,左手拿个放大镜右手抱着个显微镜的那种。似乎那时的小孩的理想都差不多,没听说有想当歌星、老板的。那时的口号就是“奔向2000年,实现四个现代化”,每个人都非常憧憬2000年。宣传画上是人们开着会飞的汽车在高楼林立里飞速穿行。2000年现在已经过了10年了,我们确实是开着汽车在高楼林立里穿行。不过汽车只能再地上开,也无法“飞速”穿行,因为地处都堵车。我记得有一次作文课,作文题目是“我想做一个XXXX”。有一名很漂亮的女同学,写得是想做一个拖把,牺牲了自己,干净了别人。结果被语文老师骂了一顿,“你怎么不去做马桶刷呢?”。这个女生大哭一场。她后来不知怎么也到北京工作了,我们没联系过。有一次在商场碰到她擦肩而过,我确信应该是她,但还是没敢认,毕竟20多年没见面了。回来后我妈告诉我她确实来北京了,所以应该没认错。

那时的男小孩是不愿和女孩玩的。看到谁穿漂亮一点,我们就围着起哄。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知道“结婚”这个词的,有一次一个女孩头上戴了一个很漂亮的发卡到班上,我就跑到学校走廊拼命地喊,“XX结婚了!”喊了10几分钟。结果教导主任把我叫去训了一顿,还让写检查要家长签字。那时我最怕的就是写检查家长签字了。那个女生就是上面写作文的那个。

实际上我那时根本不明白结婚是怎么一回事,就知道这是一件很热闹好玩的事,结婚时女人就会穿上漂亮的衣服,带上漂亮的发卡。这可能是从电视里看到的。那时有黑白电视的人都很少。一到酷夏,谁家有电视,晚上就会把电视搬到一层楼道外,全门栋的人都带着板凳出来一起看电视,就像看露天电影一样,边看电视边乘凉。那时还没有装闭路电视信号,看电视靠的就是电视机上的自带天线接收信号,效果当然差多了,收不到几个台,还老有重影和雪花。我记得,有一次正看到电视剧的关键时刻,电视就不给力了。人影重得非常厉害。天线怎么调方向都不行,人手捏着天线就没事,一放手就重影,后来这位邻居手撑不住了,干脆回家拿块肥肉拴在电视机天线上。这招还真管用。大家都笑死了,感情电视也馋了。印象中,最好看的就是动画片《铁臂阿童木》、《鼹鼠的故事》,太经典了。现在小孩子们基本都不知道阿童木了,只认识机器猫、喜羊羊……..

我们家二楼斜对门住着学院的党委副书记。我们老百姓都是一个单元住两家人,每户一间半房(有个小房算半间),共用厨房和厕所。书记是一个单元住他一家,也就是现在的三居室,比我们宽敞多了,大约有50岁。有一次,他家窗台的花盆上落了几只鸟,我捡了个石头去打鸟,鸟没打到,把他家窗户玻璃给破了。他下来二话不说就给我一耳光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遭遇的暴力袭击(在家挨打都不属于袭击),至今对这件事我都记忆犹新,历历在目。我当时发誓,此仇不报誓不为人。等我长大了,身体强壮到足够可以保证自己不吃亏的时候,他已离逝了,那时我在上大学。年轻永远是最宝贵的资本,时间将会帮你把所有的仇恨和烦恼都清零,前提是你自己能挺到那一天。所以报仇最简单最低成本最环保的方式,就是善待自己,让自己活得更健康、更开心、然后在一场默默地生命竞赛中,去享受看着对手先你而去的快乐。

我从小就记仇,绝不吃亏。大概小学5年纪时有一次,班上一名“留级生”打了我,他比我大两岁高一截,打架肯定是打不过的,不能强攻只能智取。我悄悄地观察他,注意到他有一个习惯动作。每到上课铃一响,他就从外面冲到课桌前,在自己的座椅的中部猛击一掌才坐下来。我课间找了个图钉,偷偷放到他座椅上。等到上课了,他果然中招,就听后面一声惨叫,我心里洋洋得意舒服极了。这件事被我们周边的小伙伴们奉为经典战例。

由于是两家住在一个单元,摩擦是难以避免的。他嫌你把厨房弄脏了,你嫌他把厕所没冲干净。时间长了矛盾不断升级,还好毕竟双方都是大学老师家庭知识分子,都还克制在动口不动手的阶段。我记得每隔一两个月两家人就要吵一次。吵架时一般每户都是女人为进攻主力,男人作掩护或支援,最后两边男人出面谈判将事态平息。受当时的居住环境的限制,类似的情况很普遍,我们那栋楼大部分单元都发生过干仗。夜深人静时,只要听到突然传来的嘶吼声,就知道准是哪家又干上了。邻居家的男的是大学教政治品德课老师,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,儿子已经上长高中了,尤其的桀骜不驯。他们父子经常吵架。有时老子教训儿子,儿子不伏,老子就动手,可是儿子身高体壮,老子已经打不过了,就只好把孩子的伯伯叫来,两人一起打儿子来个五花大绑。我在旁边偷看,当时看得触目惊心。暗自庆幸我爸对我没这么暴力。我听说当医生的都治不了自己的病,那么教政治品德的老师管不好自己儿子也就很正常了。

厨房是两家共用的,就大约12平方米大。在这里还发生一次险情。有天清早,我在厨房刷牙,爸爸在作饭。煤气炉的高压锅煮着绿豆粥。我们俩都离高压锅不超过1米远。突然“嘭”一声巨响,高压锅爆炸了。锅盖飞上房顶将房顶打一个洞,锅身的后坐力把铸铁的煤气炉架都给打碎了,里面滚烫的绿豆粥飞得满厨房都是。万幸的是,我们俩居然都一点没受伤。我们楼上一户曾经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整个脸被烫伤了。看来我们是比较命大的。

那时家庭三大件是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收音机。这些东西都不是随便可以买的,需要凭票购买。我爸一次出去办事,自行车被偷了,他心疼地不得了,此后上下班步行了整整一年。家里人的衣服,主要都是买布用缝纫机自己做,因为成衣太贵了,好像也买不着。复杂一点的衣服,自己做不了,就请裁缝到家里来做,出工钱管饭。有一次, 我妈给家里做好几身衣服,老裁缝在我家干了一个礼拜,顿顿都有鱼,我跟着沾了光。裁缝完活临走时,我真舍不得他走。边吃饭边听收音机是一个享受。那时每天中午12点刘兰芳先生演播的评书《岳飞传》是每家的必听项目,每集半个小时。如果白天没听到,晚上一定要听重播。现在大家都很少听收音机了,除非在开车的时候。我开车时就喜欢听评书,不过现在更喜欢听单田芳先生的评书。刘兰芳的评书更多是讲名篇正史,而单田芳的评书更多是讲江湖野史,比如《三侠剑》、《白眉大侠》等,更符合我的胃口,正史听着就累。

我家那栋楼门前正对着一条大上坡路,大约200多米长。每到夏天,总有一个白头发的老太太推着一个冰棍车从我家门前走过。冰棍车就是一个大肚子的小推车,冰棍放在纸箱子里,箱子外面罩着棉被来保温。现在那种冰棍车再也看不到了,都换成电冰柜了。她是去学院体育场卖冰棍的,必经我家门前这条路。她一个人推车上这个大上坡路很费劲,我和几个小伙伴就会帮她推车,推上去后她会给我们每人一根冰棍。那时冰棍才5分钱一根,但父母很少会给我们买的。可是后来,次数多了,老太太不肯给我们冰棍了,我们就缠着她要。到最后,她是怕我们了,干脆不走这条路绕远去了。

 

 

1991年我20岁,大学二年级。(未完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8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